从华府看天下-双十vs.十一
作者:dede58来源:dede58.com时间:2019-05-08

十月是海峡两岸的政治旺季,中华民国的双十国庆和中国大陆的十一国庆(见图,新华社照片)是这个季节的高潮,海外亦是如此,这只消看看华府地区免费赠阅的中文报纸即可一目了然,其中充斥着关于庆祝双十和十一的巨幅广告及报导,先是中共驻美大使馆由三月方才到任的大使张业遂主持举行了六十一周年国庆酒会,紧接着台北驻美代表袁健生在华埠的凯悦大饭店(GrandHyattHotel),举行中华民国建国九十九年国庆,而后者还有侨学界举办的一系列活动,像国庆综艺联欢晚会、建国百年暖寿晚餐会及升旗典礼等是,声势似乎比中共的庆祝活动大了些,不过中共的国庆是在两年前落成的新建大使馆内举行,无论意义或形式都胜过台北,当然台北如果能像和美国仍有邦交时在双橡园内举行国庆,那就压倒中共了,可是自一九七九年美国和中共建交以来,双橡园的双十酒会已成绝响。

一九七一年双橡园的双十酒会正是联大就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席次表决的前夕,美国的立场已退守为双重代表权(DualRepresentation,即中共与我都是会员国,且我须让出安理会席位给中共),由于季辛吉表决期间正在北京和周恩来会谈,使我国会籍岌岌可危,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果不然那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我们失去了联合国的席位,可是同年双橡园的双十酒会仍是冠盖云集,车水马龙。

我记得当时的国务院中华民国科长莫柳泉(LeoMoser)还向沈剑虹大使道贺说:”Manyhappyreturnsoftheday.”(每年此日,岁岁来贺,这是美国人祝贺生日的习惯用语)。当然这是外交辞令,想想中华民国的命脉已是不绝如缕,听来自是有些刺耳,没想到从那时起中华民国又欢庆了将近四十个国庆,莫柳泉说的”Manyhappyreturnsoftheday.”确也成真,只是不再在双橡园庆祝罢了。

中共十一的庆典分两次举行,一次招待华人,以大华府地区的侨界人士和中国大陆的侨民及学者与学生为主,另一次则以美国政府官员及华府的外交使节为主;双十酒会也有两次,一次是把中外宾客一网打尽的大型酒会,应邀莅会的人通常在两千左右,再加上一次不公开的小型酒会,客人以美国政府官员为主,这是由于美国和我国没有外交关係,美方官员不便出席公开的大型酒会。出席小型酒会美方官员的层级往往是美台关係好坏的温度计。雷根当政时,连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如理查。艾伦(RichardAllen)、克拉克(WilliamClark)都会参加,相当给面子。

有一次消息曝光,还引起中共严重抗议呢。通常助理国务卿(AssistantSecretaryofState)能出席就算不错了。陈水扁执政时,美台关係时好时坏,美方参加小型酒会官员的层级就降到四级的副助卿或副助理部长了(DeputyAssistantSecretary)。

台北和华府断交后的首任代表夏功权到现在的袁健生,已经是十一任了,中共从建交后的首任大使柴泽民到目前的张业遂,也已经九任,张业遂现年五十七岁,湖北天门人,出身贫苦,能从一介农家子弟做到驻联合国常任代表,再成为驻美大使,确非易事。他和他的前任如杨洁篪、周文重都曾留学伦敦政经学院,杨、周都从翻译做起,张则非翻译出身,至于他的外交才干,因为初来乍到,尚有待观察,不过能在众多角逐者脱颖而出,必非等闲之辈。

袁健生可算是异数,他既非外交科班出身,亦非资深望重如顾(维钧)、叶(公超)等辈,但马英九总统对他信任有加,关键在于袁在二○○六年安排马访问华府极为成功,让马吃了定心丸,从此对袁死心塌地,言听计从。不过袁也有疏失之处,像他自到任连续二年的国庆酒会请帖,在中华民国之后还是加了括号及台湾的字样,这本是民进党执政时的遗毒,袁居然予以保留如法炮製,令人遗憾!须知在国庆这等隆重的场合,中华民国并不等同于台湾,在中华民国之后加上台湾,无异自降其格,不打自招是台湾国。退一步讲,中华民国建国时,和台湾扯不上任何关係。但盼来年过则勿惮改,让有RepublicofChina(Taiwan)字样的国庆请帖丢进字纸篓里。